上海上海

主页|存档|相册|关于我

个人信息
上海上海

上海上海

日志:35 评论:0 留言:0 浏览:2476
评论
  • 暂无评论!
最近访客
博文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创业者要有“赴死”的信念和决心(2019.12.02)

分类:关注美业

9月15日下午,第25期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举行,多位专家就如何突破医疗困境的问题,进行了分享讨论,冬雷脑科医生集团创始人宋冬雷分享了自己的创业历程,他认为如今社会办医依然困难重重,创业者需要有“赴死”的信念和决心。

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冬雷脑科医生集团(BDG)已经成立了三年,在这之前,宋冬雷曾在华山医院工作23年,并在民营医院担任了3年院长。宋冬雷介绍,目前BDG还没有自己的医院,而是通过多点执业的方式和医院进行合作,合作医院主要以民营医院为主,也有少数几家公立医院。

“公立医院合作实际上要看院长心态和他的改革思想有多大。我们在上海做得最成功是浦南医院,他愿意拿出公立医院让我们合作,很多公立医院是不愿意,或者是害怕一些政策不敢合作,也可以理解。”

截止2018年6月份,三年不到,BDG共诊疗患者5000例,其中包括大量高难度手术、紧急会诊,宋冬雷介绍,华山医院的出身加上国家王牌队伍的资源力量,冬雷脑科的治疗水平、指标、患者满意度都是非常好的,“这是我们能够生存关键,有了这么强大技术支撑,才可以活下来。”

医生有时间才能谈服务

和很多自主创业的医生一样,BDG也非常注重服务。虽然也感受到医患关系的紧张,但宋冬雷依然相信只要肯付出,医患关系还是有改观可能性。“关键是花精力、时间,得让医生有这个时间,要有一个体系保障医生跟病人充分沟通。”宋冬雷认为,你把病人当成家人照顾,就没有人会对你有很大意见,患者对医疗服务不满意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医生没有时间,服务体系跟不上才造成这么多医患纠纷。

宋冬雷介绍,为了实现社会高水平社会办医梦想,BDG决定举集团之力投资,在上海虹桥建一家脑科医院。“我们凭技术吃饭,养活医生其实很简单,投资医院就很辛苦了。”宋冬雷介绍,在第一期投资中,光装修和买设备就需要两亿,虽然辛苦,但“上海很高水平社会办医确实还比较缺乏,我们要实现这个梦想。”

公立医院创收的利益驱动要打破

虽然如今政策利好很多,但总体来讲,社会办医依然困难重重。宋冬雷认为,首先国家对公立医院并没有一个国家层面的清晰定位,所以三级医院越来越大,不知道要发展到什么程度?发展大了对老百姓是好是坏?这是一个大问题。其次,公立医院在强调创收、床位增加,病人增多,想办法拉病人进来,这个利益驱动如果不打破,社会办医想在夹缝中求生存是很困难的。

民营医院没必要花上千万挖人

在过去很长时间内,社会办医疗机构本身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没有好的专家,无法取得患者的信任和理解。宋冬雷强调,社会办医好一定要有好的医生,没有好医生医院是办不好的,有了好医生才可能慢慢起步。

除了水平高,医生还要有艰苦奋斗的团队精神和思想境界。宋冬雷介绍,“一些民营医院动辄用上千万挖人,但我认为花这么多钱不值得,也不会好。因为他在目前民营机构里面创造不出什么好的价值。收费标准定在那里,创造不出来好的价值,那用不了几年就跳槽走人了。所以开口一百万以上的医生我都不招,我要的是高水平,还要有思想觉悟的医生,这样创业才有可能成功。”

医保基金如何给民营医院断奶

社会办医的发展离不开商业保险的支持。宋冬雷认为,目前我国医疗商业保险比例太低,老百姓只能自费看病或者是拿医保看病,这和未来社会办医总体不符合,因为先进的技术越来越多,医疗费用也会越来越贵,如果没有商业医疗保险跟进,就是公立医院来做是办不好,更别说民营医院。但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年我国商业医疗保险的比例已经在增加。

在民营医院发展的早期,国家会给一些基本医保,让它成长起来。等到孩子长大了,就不需要再继续喂奶了。作为中国全民医保的一个大问题,宋冬雷认为,如果早期不给民营医院奶喝,后期再给也没有用了,应该在早期给一点先让民营医院活下来,之后再断奶。

创业要有红军赴死的决心

从做医生到做医院,这样的转变让宋冬雷觉得很有难度,但“上了这条船就得走下去”,宋冬雷表示,“我们有两个重点,一个是战略,另一个是信念。”就好像红军过草地,死了那么多人还要继续走下去,办民营医院也一样,要有死了也要往前走的信念。宋冬雷坦言,这样的“心灵鸡汤”他每天都要给自己喝,因为遇到的困难太多,必须要给自己加油打气。

宋冬雷认为,世界上没有信念克服不了困难。“我们出来办民营医院,是希望把患者需求至上的理念带到上海,当病人的需求被最大限度的满足,才能成就好医疗。”宋冬雷强调:“只要病人需求放在最重要位置,这个医院一定能够做好。所以难不要紧,我们要有信心。因为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所有中国人,让老百姓在看病的过程中获得尊重。”

除了信念,还需要战术上的方法。宋冬雷认为,民营医疗机构首先要把管理放在最前面,技术和服务并行。“从这几年的经验看来,一定要把这三者结合在一起才行。不光要有医生,还要懂商业、懂服务,要有一个完整的构建,然后企业化运作。我们要讲情怀,更要尊重商业规律,所以要好好设计这个建构,分工明确,互相协作。”

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

目前,政府源源不断的为推动社会办医出台各种政策,宋冬雷也期待着这些政策能真正推进落实。“我认为在政策推进中,医生的自由很重要,医生没有了自由什么事情都是假的。我从华山医院出来以后变成了民营医院医生、自由执业医生,我的变化也很大。和原来在公立医院不同,现在我意识到病人是我的衣食父母,我必须对他们好。所以不要害怕给医生自由,医生自由了就会把患者当成衣食父母。”

有一句话叫“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还难”,宋冬雷认为,中国医改能不能成功关键还要看政府部门的决心,“我们愿意和大家一起努力,让上海的政策早一点真正落地。”

16

阅读(80) 评论(0)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博客平台博主系为个人注册用户,并非本平台聘任,博主发布或转载的文章及图片如与第三方发生侵权或其他法律纠纷,均与本平台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