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上海

主页|存档|相册|关于我

个人信息
上海上海

上海上海

日志:35 评论:0 留言:0 浏览:2434
评论
  • 暂无评论!
最近访客
博文

宋冬雷:我为什么成立脑科医生集团(2019.12.02)

分类:关注美业

说起宋冬雷医生,业内人士首先想到的都是一些显赫的头衔,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神经外科教授、主任医生、博士生导师,原上海德济医院院长,现任中国老年学学会心脑血管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分会神经介入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卒中协会神经介入分会常委、国家卫计委脑卒中防控全国委员会常委,等等。在很多医生看来,宋教授至今取得的成就是自己的毕生所求。

可就是这样一位功成名就的名医,却在2013年初毅然决然的走出了上海华山医院来到德济,从名院名医变成了私立医院的院长。在2015年9月,又再次走出了德济,成立了国内第一个体制外脑科医生集团。这两年多来他所走的道路在有些人眼中是在“闹腾”,但是宋教授告诉我们,他所求的只是四个字--“自由执业”。

“在体制内我最无法忍受的,就是拥挤”

和许多其他医生一样,一开始宋教授并没有自由执业的概念。他只是觉得国内的医疗体制有着非常大的问题。无论何时,诊室外总是排着冗长的队伍,病人每天都是蜂拥而至,多的时候,他半天的门诊要看40多位患者。在短短几分钟的诊断时间内,宋教授无法和病人充分沟通和交流,也无法充分安抚病人焦躁的心情,这让他觉得非常的难受。由于医学上的高端成就,宋教授常常受邀参加国外的很多医学会议和讲座,国外的医疗体制给予了他非常大的冲击,对于Mayo Clinic和Cleveland Clinic的了解更是拓展了他的视野。在2012年下半年,他开始有了自由执业的想法,最终在2013年初,宋教授走出了公立医院,开始了对自由执业之路的追求。

“我并没有做过多的准备,只是有向往自由的坚定念头”

走出公立医院的宋教授马上就发现,就算走出了医院的桎梏,想自由执业的医生也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没有理想的平台可去。即使在私立医院,也同样存在着许多问题。很多朋友都劝他重回大医院,但是在更多人的支持下,宋教授坚持了自己的选择。正如法国存在主义文学大师加缪所言:“自由应是一个能使自己变得更好的机会。”宋教授坚信,走出体制外,就是能使自己变得更好的机会。怀着这种想法,他进行了再一次尝试,完全脱离医院的雇佣,签约上海瑞慈医疗集团私人诊所,并和多家医院合作,开始多点执业。

“自由执业,应该是让患者和医护人员都满意的一种方式”

在私人诊所中,宋教授开始感觉到真正的自由。助理会帮他处理好一切的繁琐杂事,他可以花上半个小时和病患仔细讨论病情、聆听来自病患内心深处的声音,并通过沟通让病人安心。作为一名医生,宋教授所求的就是这样纯粹的环境,不需要反复开内容相同的医学会议,不需要为了评职称而去写一些华而不实的文章,不需要面对病患因为买了高价的黄牛票或者等了几个小时而充满烦躁的眼神。宋教授觉得现在这种依靠技术和服务时间所获得的回报才能体现自己真正的价值,看着医护人员和患者之间融洽的氛围,宋教授觉得自己初步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自由。

“成立脑科医生集团,是追寻自由的自我实现需求”

马洛斯需求层次理论是行为科学的理论之一,它把人的需求分为五种,象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逐级递升,分别为:生理上的需求,安全上的需求,情感和归属的需求,尊重的需求,自我实现的需求。其中处于顶端的自我实现的需求,就要求完成与自己能力相称的工作,最充分地发挥自己的潜在能力,成为自己所期望的人物。本着这样的需求,尽管签约私人诊所,但是对于宋教授来说并不足够。他意识到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太小,无法对于医生自由执业产生自己所想达到的影响,所以宋教授萌生了组建一个团队的想法,一个人不行,那就大家一起来努力吧。2015年9月,宋教授决定成立医生集团,想借此鼓励组织更多的医生出来自由执业,靠大家的力量来更快的推动医疗改革,以医生集团与合作基地互助互利的方式一起向前发展。在脑科医生集团成立当日,宋教授用这样一段话送给大家“凡愿意走向自由执业者,余将助之;凡愿意为自由执业者提供平台的私立医院,余将助之;凡愿意接纳自由执业的公立医院,余亦将助之。余之力量虽有限,但志同道合者必将众矣!”

从名医-院长-创业家,宋教授在完成自己三级跳的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综合能力的提高。在医疗体制发生巨大变革的潮流中,对于自由执业的不懈坚持就是宋教授给出的态度,而他的这份力量将为中国的医疗改革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为以后更多有同样追求的医生探索出一条通往自由的康庄大道。

后记:通过和宋教授的交谈,开始明白为什么在众多的名医中唯独宋教授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因为不是每一个自由的追求者,都会有自己梦想着陆的时候,有些人的追求会随着时间的光斑化为深秋的露水挥发在朝阳里,而有些人的追求则像皑皑雪山一般亘古长存,最终成为世之奇观。宋人曾言: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宋教授将此生的所有荣耀荟萃于此一举,无需桂冠美饰,他已是医生自由执业中当之无愧的先驱者。

20

阅读(100) 评论(0)
分享到:
免责声明:本博客平台博主系为个人注册用户,并非本平台聘任,博主发布或转载的文章及图片如与第三方发生侵权或其他法律纠纷,均与本平台无关!